火,是有情理的! 主创揭秘《流浪地球》幕后制

日期:2019-03-01   

  编剧汪海林说:“带着地球去流浪大略念是一流的,这个个别编剧想不出来,这是巨大的思路或者是宏大的创意,有一种说法是极度浪漫,真实 未审更主要是扎根于本土文化。”

  美国观众里克·埃伯特说:“这是无比新的一个概念,所有国家的所有人,即时和衷共济地工作,这是非常有力的,我喜好这个情节。”

  为了表现科幻电影的炫酷,《流浪地球》中还创新地大量利用绝技,全片2003个特技镜头,每一个,主创职员都是反复打磨。导演郭帆先容,其中一个上海局部坍塌的镜头,改了251版。

  《流浪地球》导演郭帆说:“它又不是简单的、物理的一块石头,它是我们的家,这个空间里面有你的爱,有你的恨。”

  中国电影资料馆电影文明研究室副主任左横以为:“看到了外太空,看到了灾祸之后的地球,我看到了我不办法设想的地球行星发动机,看到了未来这种驾驶的技能,这所有在个别观众的心里面他自然会判断说这个里面是有诚意的,你会用尽创作者的心理,让我看到一些来自将来的景观。”

  今年春节,有个国产电影异样火,这是一部科幻片,讲的是太阳系面临毁灭,人类为了生存,要带着地球去流浪,花2500年时光在宇宙中从新找一个星系定居,可是在途经木星的时候,却遭遇了生去世险情,最后通过全人类的集思广益和好汉的自我就义,胜利闯关,继续漫漫征程。这部电影就是《流浪地球》。它被认为是中国第一部真正意思上的科幻大片。按说,从春节上映到当初,已经从前20多天了,早就过了灼热期,但它的热度始终不减。《流浪地球》为什么会这么火呢?

  《流浪地球》还有着翻新的豪杰形象设定。地球在流浪中,遭受了行将与木星相撞瓦解的危机。为了应答这一危机,寰球成破了联合指挥政府。

  同时,在业内看来,《流浪地球》的火爆,对下一步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,也至关重要。

  秉持“创新”通过大制作,讲述大故事、彰显大情怀,《流浪地球》大获成功。

  《流浪地球》原著述者刘慈欣说:“它很好地建立了一个各方面对中国科幻、高成本科幻电影的信任。”

  一位小观众说:“没有人类的文化是不意义的,所以我认为还是吴京的筛选更正确一些。”

  不仅仅是成年人,这部电影也吸引了众多的儿童观众。据家长介绍,根据学校恳求,寒假要做群体社会活动,活动形式不限,但是要有意思,最后,孩子们取舍了一起看《流浪地球》。

  中影集团董事长喇培康认为:“《流浪地球》成功当前,我想会有很多的出品公司、电影制片公司、编剧和导演去投身到科幻电影,乃至于重工业电影的拍摄制作当中去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想中国观众断定会在本土市场,看到越来越多精良的重产业、硬科幻电影的浮现。”

  退休记者罗伯特·罗宾逊说:“局面越来越严厉,灾难降临,请求我们每一个人都成为英雄。”

  在采访中记者也看到,大多数观众都因为电影的口碑而来,甚至有不少人都是二刷乃至三刷。

  AMCVILLAGE 7 影院值班经理安德鲁·迪亚斯说:“这个影片票房很不错,每天都有良多观众,我们这个影院是院线里最大的之一,所以这个电影真的挺火。”

  为了切实显示这些前所未有的场景,节目组做了3000多张概念设计图,8000张分镜头画稿,制作了10000多件道具,还制造了10万延展平米的实景搭建。运载车、地下城、空间站、发念头等等,这些前所未有的货色,细节都十分精致,乃至空间站里每一块显示屏上的动画,都是实在设置的。

  深沉的人类福气奇特体情怀和英雄的自我捐躯精神,引发了观众强烈的共识。不仅仅是讲述了一个好故事,从制作层面来看,《流浪地球》也堪称一部良心之作。作为一部科幻大片,在里面,观众第一次看到了很多前所未有的场景。

  从2月5日大年初一上映到现在,已经20多天的时间,但是,在多家电影院,《流浪地球》依然在热映。

  AMC院线是纽约曼哈顿地区最大的影院联盟,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从2月初上映以来,《流浪地球》表现始终不俗。

  业内人士指出,“立异”是流浪地球“火”起来的基础起因。中国一直缺少真正的科幻类电影,《流浪地球》改编自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的作品,可能说是第一部中国本人的科幻大片。

  目前,在多个电影类网站的评分中,《流浪地球》都占据了同期电影评分之首。截止到2月26日,在春节档一系列大片的夹击下,流浪地球的票房达到了43.91亿元。由于电影还在连续放映,这个数字还在一直攀升。

  《流浪地球》的科幻热,还带动了科学热。在中国科技馆,《流浪地球》已经被收藏为首部科幻影片,当初,每周在这里,都会举行解密《流浪地球》里面科学常识的大讲堂。

  《流浪地球》原著述者刘慈欣说:“中国的文化中的许多很深的货色,比喻像咱们对家园、对家乡的迷恋,我们的那种以中国哲学的那种生活方式,可能都会在我们的科幻大片中所表现。”

  长期以来,科幻片被认为是中国电影的短板,有过的一些尝试,不是制作太毛糙就是故事太拙劣。《流浪地球》却用比较成熟的制作手段讲述了一个好故事,这个故事有着恢弘的假想力,却又具备了中国文化的内核,既能唤起中国人情感上的共鸣,也能让老外觉得丢脸。所以,它能赢得口碑和票房的双丰收,并不偶然。《流浪地球》的成功也证明,中国并不是拍不出科幻大片,关键在于怎么找对方向、精益求精把它拍好;也不是讲不了故事,而在于怎么去精心打磨,讲好一个故事。

  最后关头,推动撞针,集中动员机的火焰,去点燃木星,成为避免地球覆灭的唯一可能性。但是,要实现这个任务,单靠一个人,乃至一个小分队的力量却远远不够,而是必须通过强大的群体合力。危难之时,由平民和专业军人组织的中国接济小分队,发动了对寰球人的号令。

  《流浪地球》最能感动听心的地方,还在于翻新地做了一个不再是非黑即白的抵触设计。在电影中,经过富强打算和分析,得出地球已经无奈躲避被覆灭的论断后,指挥者通过存在超级智能的人工智能系统moss,向空间站下达废弃地球带着人类基因寻找新的家园的命令,然而,空间站里由演员吴京饰演的中国军人刘培强,却无奈割舍有自己亲人跟众多人类的地球。空间站该怎么办?这个抵牾,引起了观众特别是儿童观众强烈的情感共鸣。

  不仅是国内,在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等国外市场,《流浪地球》也很受关注。

  不仅是大场景,地球即将灭绝的危机下,人大都是在极其环境之下运动,为了最佳的成果,《流落地球》在拍摄时,演员们的戏服是特制的盔甲,沉重而且密闭不透气,这些都构成了不小的挑战。

  中国科技馆馆长殷皓表示:“我们要把片子当中波及到的一些迷信常识,给民众跟孩子讲清楚,比方说AI技巧,比如说咱们的无人机,好比说汽车无人驾驶。”

  清华大学影视传播研讨中心主任尹鸿认为,《流浪地球》的工业制作标准,包括影片节奏的处理上,已经跟好莱坞大型科幻电影无比濒临了。

  不仅如此,地球末日来临,人类该怎么办,是很多科幻电影的主题,然而,差异于此前国外科幻大片中的故事中,人类决定放弃地球,搭乘飞船飞向外太空,《流浪地球》第一次给故事设置了全新的背景,那就是,通过1万个行星发动机把地球推离太阳系,在空间站的引领下,人类带着流浪的地球一起寻找新家园。